評論交流

11年黃龍洞情結伴我音樂人生路|浙藝人物志

出处:音樂系  文字:金姬  编辑:俞珂瑶  时间:2020-11-07
字體:放大 縮小

多年前,我還是一名在校生,在一次上海音樂學院的校內音樂會上,有一個打擊樂節目令我久久難忘,至今仍記憶猶新:一名意氣風發的指揮,引領著一衆打擊樂手,在賀綠汀音樂廳的舞台上大放光芒。那位全身心投入、縱情舞台的指揮,便是上海音樂學院現代器樂與打擊樂系黨支部書記、博士生導師楊茹文,也是我們浙藝校友。

微信图片_20201027144029.jpg


多年後的今天,在綠蔭環繞的汾陽路,我再次見到了楊老師。時光似乎並沒有在他身上留下印迹,眼前的楊老師依然如當年那般神采飛揚,仿佛自帶一縷陽光,藝術家的氣息迎面而來。

雖然楊老師在上海工作生活已有數十載,但回憶起曾經在浙藝黃龍洞老校址就讀時的那些年,仍曆曆在目。1977年,年僅11岁的杨茹文考入了浙江艺术学校(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前身之一)戏曲音乐班,成为文革后的第一批學生。5年的中专学习生涯不仅收获了知识,也结识了一大批良师益友。杨茹文至今仍十分感恩于当年曾教过他的老师们,这当中有专业课老师梁少桓、朱学富、沈钟才,视唱练耳老师孙零,音乐美学课老师赵松庭,还有沈凤泉、林三舫等老师。今浙艺音樂系主任吴樟华是杨茹文在省艺校时的同寝室室友,彼此结下了深厚友情;科研處处长高澄明,现代流行音乐教研室主任张新伟,民乐教研室主任王慧芳、毛丽华教授等众多浙艺优秀老教师们以及著名笛子演奏家杜如松、浙江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王天明、浙江小百花越剧院党委书记刘建宽、浙江文艺音像出版社孔立新等,当年都曾是杨茹文在省艺校就读时的同学。回想起年少时的点滴过往,杨茹文依然倍感温馨。由于学业出众,5年中專畢業後,楊茹文留校成爲浙江藝術學校的一名教師,這一幹,就是6年。

微信图片_20201027144047.jpg


心懷對音樂理想的不懈追求和向往,1988年,22岁的杨茹文如愿考取了上海音乐学院,成为了一名大學生,开启人生新篇章。进入大学深造后,杨茹文获得了乐理课免修、视唱练耳课免修一年的资格,这些都得益于他当年曾有幸受教于浙江艺术学校一大批优秀老师们的宝贵经历,年少时打下的扎实基础为日后的学习助力生辉。本科毕业后,杨茹文再次凭借出色的成绩留校上海音乐学院,成为一名大学教师。作为IPEA国际打击乐教育协会联合发起人、中国打击乐学会副会长、上海音乐学院打击乐学科带头人,二十多年来,杨茹文一直脚踏实地地潜心于打击乐教学研究,在学科发展、教学与人才梯队建设、教材建设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他的學生们超过百余人次荣获国际、国内各类打击乐专业比赛奖项,填补了中国打击乐學生参加国际比赛项目的所有空白,为我国的打击乐事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杨茹文合作过的著名乐团及音乐家有法国国家交响乐团、柏林现代歌剧院、昆西·琼斯、吕克贝松等,多年来先后参加了 “中国、美国、瑞典三国艺术家音乐会”(美国)、“意大利艺术节”(意大利)、 “萨尔斯堡现代音乐节”(奥地利)、“慕尼黑艺术节”(德国)、里昂艺术节(法国)、“慕尼黑双年歌剧展”(德国)、“里昂音乐节”(法国)等一系列重大演出,被誉为“不可多得的世界级打击乐演奏家”。

微信图片_20201027144035.jpg

(右一爲楊茹文)

201511月,在浙江藝術職業學院建校60周年慶典演出中,楊茹文攜上海音樂學院打擊樂團爲母校生日帶來了氣勢恢宏的節目,給現場觀衆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201911月,恰逢浙江藝術職業學院打擊樂中心成立,楊茹文再度來到母校,莅臨慶典現場。對于母校今日一步步的前行與發展,楊茹文倍感自豪。他對浙藝打擊樂中心的成立充滿了期待,因爲這標志著浙藝的打擊樂專業獲得了更高層面的肯定。他說,作爲“中心”,應與“專業”形成相輔相成的良好關系,相互發展、協力前行,還應更多地承擔起學科的責任及社會定位的責任。他衷心希望浙藝的打擊樂專業能夠與其他院校的打擊樂專業多多合作,承擔起挖掘浙江本土的打擊樂素材並將之上升到理論層面進而呈現出可聽、可看的新元素,這些也許是更爲重要的。

2020年,“打擊樂表演藝術研究”全新亮相上海音樂學院博士研究生招生簡章,楊茹文成爲該專業的首任博士生導師。他在朋友圈滿懷感慨地寫道:“從聲部、專業到學科,從學士、碩士到博士,從觀摩、參與到競爭,上音打擊樂學科幾十年的努力、幾代人的付出!感謝關愛我們的所有人!致敬所有的打擊樂同行者!”的確,作爲中國首個開設西洋打擊樂專業的高等藝術院校,特別是在全世界打擊樂界都在進行變革的社會大環境下,上海音樂學院在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楊茹文肩上的職責任重而道遠。他說:“打擊樂作爲一門學科而言,在當今世界範圍內還很少,上海音樂學院將來的發展趨向是建立起學科群。一旦形成學科的話,它的概念就和專業完全不一樣了,不僅要有理論的支撐、作品的支撐,還要有演奏理念的支撐和大批演奏人才的支撐,這些都是學科建立的標志。”在打擊樂表演藝術成爲博士研究生招生專業的新起點、新征程之時,楊茹文更爲注重的是它如何對學科發展方向提供一種強有力的支撐,這是與本科生、碩士生的培養截然不同的,對博導和博士生而言都將面臨更爲艱巨的考驗。

微信图片_20201027144042.jpg

(左五爲楊茹文)

談到未來的發展構想,楊茹文借用了習總書記的兩句話:“不断向科学技术深度和广度进军”、“选好用好领军人物、拔尖人才,加大高技术领域专业人才培養。”作为一名肩负培养一流拔尖音乐人才重任的高等院校教师,杨茹文认为,无论在国际舞台上还是在国际赛场上,中国艺术家更多地是要参与竞争或并行,我们的音乐事业除了探究深度和广度之外,还应更多地创造出属于我们的高度,将中国的优秀文化传递到世界上去,未来摆在我们眼前的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做。

11歲進入浙江藝術學校讀書,22歲離開,楊茹文覺得,自己人生觀、世界觀的形成在某種程度上都是在省藝校時形成的。“感恩那些年曾培養過我的那麽多的好老師們,畢竟我的人生中有11年是在那兒度過的。那份黃龍洞情結,是永遠都揮之不去的。”說到這兒,楊茹文用十分地道的杭州話說了句:“我登了11年類!”(我待了11年呢!)“我的父親、姐姐都定居杭州,杭州就是我的家鄉,母校需要我做什麽我定傾力而爲。衷心希望浙江的音樂事業越來越好!”


關閉】 【打印
上一篇: 致敬!江南笛王、浙藝名師趙松庭在抗美援朝戰場成長下一篇: